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
 
  网站首页 文化新闻 年画知识 年画展示 联系我们 客户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 
 
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 商品最新分类
  门神  
武门神 文门神 吉祥门神
  神像  
灶神 天地诸神 钟馗
  年画故事  

  新年画  

  其他  

商品最新上架
  雕版
  秦琼 敬德--步下鞭1..
  秦琼 敬德--步下鞭1..
  秦琼 敬德--大马上鞭..
  秦琼 敬德--大马上鞭..
  秦琼 敬德--中马上鞭..
  秦琼 敬德--中马上鞭..
  秦琼 敬德--抱鞭锏4..
  尉氏县蔡庄镇年画  
杨柳青年画   武强年画
  桃花坞年画   漳州年画  
  杨家埠年画   高密年画  
  滩头年画   佛山年画  
  梁平年画   绵竹年画  
  凤翔年画   平阳年画  
  东昌府年画   张秋年画  
  夹江年画   滑县年画  
中国文化遗产网
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
中国记忆
   其它年画----滑县木版年画简介
     
 

   滑县,一个有声有色、五彩缤纷、活态的年画产地;一个作品曾远销东北与西北的黄河流域的北方年画中心;一个从题材、体裁、风格和相关民俗上特立独行的古画乡。滑县木版年画,一个在已知的神州各地的木版年画产地中从未露过面的新面孔。这样的辉煌,在历代的《滑县志》中却都没有记载。
   2006年11月,年过六旬的冯骥才带着专家考察队伍,冒着严寒雨雪,一路泥泞来到了滑县,就是为了考察这个流传数百年却几乎被人忘却的文化遗产。

   考察之前,冯骥才先生还有所怀疑。因为早在半个世纪前(上世纪五十年代)对年画的调查中,所有年画产地就已经历历历在目。甭说杨柳青、桃花坞、杨家埠、武强这些声名赫赫的大产地,就是一些作坊不多的用木版印画的小产地也都记录在案。哪还有一直深藏不露者?五十年来从未听说哪里发现一个新的年画产地。

   考察的结果令人振奋:滑县木版画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发现的一个新的木版画品种。

   离开滑县的冯骥才为这个“新发现”而激动不已,2007年1月13日,在冯骥才的指导下,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美研究院考察组再赴滑县,对滑县老店乡马兰村、慈周寨乡前李方屯一村木版画进行二次实地挖掘工作。这是继冯骥才来滑考察后的两处新发现。考察组对其木版画的分布、版面数量、流传方式、制作流程、传人的情况、代表作等内容进行逐户、逐版的详细记录和拍照。同时,木版画传承人还认真地向考察组讲述本地木版画流传过程、木版画的制作工艺和民俗民谣等情况。

   新的发现情况更令人振奋,更多题材、更多古版的年画与老版浮出水面。接下来,在该县的老店乡长屯村、八里营乡官寨村、李塚上村和老爷庙乡等地也发现了年画生产制作者,其风格与前李方屯、马兰相同,同属于一个文化与艺术体系。

   同时,冯骥才奋笔疾书,在很短的时间里著作整理了18万字的《豫北古画乡(滑县李方屯)发现记》,并于2007年2月出版。他在此书中对滑县木版画如此评价:“这是半个世纪以来新发现的中国古版年画之乡,是在艺术上完全独立的年画产地,是历史上一个重要的、今天已被遗忘的北方年画的中心,因此是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存。”“这个古画乡的发现是豫北地区民间文化抢救的重要成果。”

   滑县木版年画究竟有多久远?冯骥才从两幅画分析其古老的信息:一幅是神农像,村民称为“田祖”。一个“人面牛首”、身披树叶的老者,被敬奉于画面正中。我国有着七八千年历史的农耕社会,神农是开创耒耜生活的始祖。中州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土地,对神农氏的崇拜直抵今日,除去朱仙镇也有一种神农氏画像,这在其它地方是罕见的。它说明农耕文明在中原大地上一直长流不断,具有活化石的意义。另一幅是一些画的上端都印着“神之格思”四个字。这四个字来自《待经·大雅·抑》是一句诗,意思是神的亲临而至。但这四个字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的民间版画中出现过。如今当地村民已经把这四个字从左到右念成“思格之神”了,无人再解其中的意思。由此看来,这历史显然已经十分古老了。

   从李方屯与马兰两个村年画艺人的族谱里可以认定,滑县木版画有史可查的创始时间为明朝初期,也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
   从题材上看,滑县年画以神像和族谱为主,扇面画、门画为辅。神像包括佛、道、儒及民间诸神,族谱包括各种规格与内含,这些都明显地与过年时的精神崇拜和祖先祭祀活动紧切相关。朱仙镇年画却以门画居多,并为其主要特色。除去武将,就是文官,即民间所谓“文门神”和“武门神”。

   值得一提的是,滑县木版画中有一幅民国初期的“改良图画”《新女性图》,是非常罕见的社会时尚生活图。此图背景是,民国十一年,河南督军冯玉祥下令,提倡男女平等,主张解放,反对束缚。妇女争相剪发,放脚,不绑腿,上学堂,积极参加社会活动。这在当时是一个很时尚的画面。

   从体裁上看,滑县的画幅较大,多为卷轴中堂。有的画(如神像画)七十三位全神图》和祖谱画《拾贰名义》)都达到整张的六尺宣纸(140×80㎝),小幅的画不多。朱仙镇年画都不大,一种被称做斗方(24×26㎝)的小画为其常见的体裁。最大的中堂(大家堂)也不过88×60㎝。

   从构图上看,两地的画面全然不同。滑县的神像,多为长幅立式,上下清晰地分为几部分。中间为主神,依次由上而下排列,两旁是待奉和护法,彼此不遮挡,层次非常分明,画面明朗而清新。朱仙镇的神像画不是这样,神仙之间一排一排站得很紧,浑然一体,画面显得饱满厚重。

   从画上的文字看,滑县的年画不标人物姓名(《全神图》除外)也很少署店名,却在画面下角盖章,很像国画。他们还独出心裁地在画幅两边配上文字对联,上加横批。尤其是中堂画,很适合挂在堂屋正面的墙壁上。对联文字使用楷书字体。有字有画,十分美观。对联单印单卖,自由与画相配。这是朱仙镇年画所没有的,其它地方年画也没有。这样的中堂画应为滑县特有的一种形式,也是本地年画主要特征之一。朱仙镇年画多在人物旁标出人名,尤其是戏曲故事和神话传说,这与古代小说版画插图的做法极为相似。同时画面上还要署店捕名称。

   从画法上看,滑县的年画一般先用线版印墨线,剩下的都是手绘。朱仙镇年画多为套版,一般为六套,一线版五色版(红、绿、黄、紫、橙)。比较起来,滑县的年画画味极强,朱仙镇的年画版味十足。

   从色彩上看,滑县几乎全部用水稀释过的半透明的颜色,不用白粉,并使用调和色。由于颜料用水稀释过,对比不强,但丰富而雅丽,自成特色。这在各地年画中也很少见,很像国画。朱仙镇多使用不透明的颜色,喜欢用红(或朱)与绿、紫与黄两组对比色,不用调和色,只用原色,色彩强烈而鲜明。

   从线条上看,滑县年画多使用细线,时有粗细变化,线条结构较松,灵动自如,朱仙镇年画多使用均匀的精线,无粗细变化,结构严谨,简练遒劲,如国画中的铁线。显然在刻版时两地也是完全不同的刀法。

   在人物造型上,滑县年画人物的头部与身体的比例是1:5,比较写实;朱仙镇年画的人物头大身小,头与身的比例是1:3至1:4,人物显得古朴敦厚;在人物面部细节上,滑县的人物面部,眼睛为长圆形,眼角没有折角,眉毛只一条简单的弧线,嘴缝含在上下唇中间,下边画一条双眼皮。朱仙镇画中人物眼睛在大眼角和小眼角部位,各有一个折角,眉峰位置也有一个折角,嘴缝是一长线,相貌独特,一望而知。由此可见,两个产地,完全两种人物的审美。人物不一样,画就更不一样了。

   从应用民俗上看,滑县有严格的民俗仪式。无论张贴和更换,都要上香设供,磕头礼拜。磕头有规定的日子(每月初一、三、六、九、十五),更换下的画儿要烧掉,清烟腾起,以示升天。在年前悬挂《祖谱》(名义)时,要举行一整套从坟地请祖先神灵的民俗仪式,过年之后,摘下《祖谱》时也同样有民俗议式,把祖先的神灵送回去。朱仙镇在张贴年画和更换年画时,却没有严格的民俗仪式。民俗文化不同,才是艺术的根本不同。

   在制作工序与品类的称谓上,两地年画也完全不同。比如,滑县年画多为大幅中堂形式,纸张要厚一些,就有一道“打纸裱”的工序(先将两张纸裱在一起再印)。还有一种在土布上印制的神像与族谱。在印画之前,先要在布面上“打灰”。朱仙镇没有布面的版画,所用纸张也皆为单张,没有“打纸裱”和“打灰”的工序。滑县年画中将其主要的族谱类的画,称为“名义”,朱仙镇的族谱年画却称之为“家堂”。这样不同的称谓,还表现在年画的分类与制作的各个方面,滑县年画有一套长期形成的属于自己的行业用语(俗语)。

   据当地艺人说,滑县年画兴旺的时候年产近百万张(幅),远销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安徽、青海、甘肃,乃至东北三省和内蒙古。

   由此看来,在很久以前滑县木版年画便远销四方,但与隔河相望的朱仙镇却一直是“老死不相往来”,相互很少借鉴。

   除朱仙镇年画外,我国著名的还有与苏州桃花坞年画、山东杨家埠年画、天津杨柳青年画、河北的武强年画、四川绵竹年画,滑县年画与之相比较也独具风格,不相雷同。

   我们为这个新发现而欣喜若狂!但正如冯骥才先生所说,今天我们说发现了古画乡,只不过是在把它遗弃之后又重新找到而已,并非真正意义的发现。

 
     

 

 
朱仙镇云成号木版年画馆     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网  
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朱仙镇年画一条街26号   邮编:475131
电话:0371-27332088  邮箱:kfyifan@163.com  手机微信18738996620
国家ICP备案号: 豫ICP备06012117号